Eriend

2682:

一个有点糟糕的故事
关于偷盗癖

已经把这些日记画出来可能有几年了,但从来没有发过,自己也一直不敢回头看这些回忆。但是一个朋友很喜欢,她说这是个“悄悄得救的故事”。

丫丫呀:

新手初次剪了条片(微肉?
半成品
身边没有大手朋友只好发上来求各位大大指点
求轻喷

Rofix:

霍金,一颗向内辐射的黑洞。

如果光有生命,它一定在追逐空间,
但奈何空间不受光速限制,近乎狂躁的膨胀下去。
如果空间有生命,它一定在追逐时间,
但谁知时间早已越过空间的终点,奔向下一个永恒。
而我们只奢望追上光,因为追上了光,我们就摸到了时间。
能再回头看一看,昨日的浮繁世界,山外斜阳。

有没有浙江特别温州周边地区血型是Rh阴型B的朋友

四时一刻:

虽然有点突然,在这里发也很奇怪,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途径,可以的话能不能联系一下我,真的非常感谢!


谢谢帮忙扩散和出谋划策的朋友们,真的太感谢你们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


—————


想了想还是写清楚一点比较好,我爸爸得了急性白血病,化疗之后红细胞和血小板都严重下降,急需输血血小板,因为是稀有血型而且还是血小板,血库已经联系了很多人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无论是化疗还是骨髓移植没有足够血液供给就没办法进行,已经跑了血库和各种各样的机构,一直都没有合适的血小板,可以的话请帮帮我,帮帮我爸爸,真的非常感谢!


------------


因为不能发微博,麻烦朋友在微博做了转发,链接地址,谢谢帮忙转发的大家,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安健康!!!

【龙獒】向阳23

将军令:

  
娱乐圈,腹黑明星影帝攻×耿直总裁金主受
   
第二十三章  “脆黑皮很可口”+“黑色脆皮甜筒.jpg”
    
娱乐圈就是这样,再大的新闻,只要后面有别的事件上了头条,你的热度也会一点一点的褪去,渐渐的成为吃瓜群众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娱乐人物,本来就是让大众娱乐的。
     
只不过,炙手可热的马影帝公然出柜一事,哪怕已经过去了半月之久,其后续热度,仍远远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
    
各大营销号开始在网上铺天盖地的带节奏,评论里也难免掺杂了部分落井下石的对家粉,一时间,马龙的形象跌入了谷底。毕竟在中国,大多数人还是不能接受同性恋的。
    
尤其,是一个传统之家的普通女子。
     
所以,当“吃饱了”的马龙从床上志得意满地爬起来,随手给自己套上了一条运动裤来开门时,不由有了片刻的惊愕和无奈。
    
站在门外的,不是他刚刚点好的午餐外卖,而是他的母亲,一个一心只希望他好的母亲。
    
“妈,你来怎么不说一声啊,我好去接你。”马影帝迅速恢复了自己的状态,微笑着接过了马母手里的皮箱。
   
老妈,这是打算长住吗?
    
“不用。”马母带着深意地打量了一眼自家儿子脸上还未散去的红晕,心里的念头也是坚定了几分,“你现在把自己的名声搞成这个样子,应该不方便出门了吧。”
   
“妈——”
  
“好了,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个。”马母又叹了一口气,余光扫了一眼虚掩着的卧室的门,缓缓坐在了沙发里,“你最近不太平,应该也没啥工作,我就想来照顾一下你。”
     
“妈。”马龙皱了皱眉,从沙发拿了一件荧光绿的T恤套在了身上,“在电话里我不是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吗,等这边的事步入正轨,我就回去和你——”
    
“那个张继科,就这么让你在乎吗?”突兀的,马母打断了马龙的话,目光越过马龙望向了他身后。
    
套在人影身上的睡衣显得有些凌乱,看的出来是刚刚着急穿进去的。刚刚“被”运动完的小黑狗,耳根还在微微发红,眼角的湿润还没有完全抹去。然后,他就顶着一头乱毛,径直走过了马龙,来到了马母面前。
    
“扑通——”力道之大让人觉得地板都被砸出了裂缝。小黑狗硬撑着已经开始发出抗议的腰,倔强地跪了下去。
    
“继科儿——”说着马龙就要去扶他的小傻子起来。这么猛地跪下去,膝盖铁定受伤了。
    
谁料,小藏獒用力甩开了他的手,转过头来就是给了自己一耳光:“阿姨,对不起,我让你家马龙在国内丢脸了,更让您在邻居亲戚面前丢脸了。但是请您放心,我会对他很好,也会很孝顺您,绝对不会惹您生气——”
    
“继科儿——”“马龙让我说完!”
    
“我知道,您一时接受不了我,我也想过离开马龙,也努力过了,但我还是没有做到,对不起您。不过您或许不知道,现在试管婴儿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您想抱孙子的心愿——”
    
“继科儿!”“让我说——”“不要再说了!”马影帝直接跪在了小黑狗旁边,强行打断了小黑狗的话。
    
“别说了,不是答应我了吗,一切的事都交给我来的。相信我,我能处理好一切。”
    
“别的事都可以交给你来解决,只有这件事不行。”小黑狗倔强地咬着牙,忍住已经开始颤抖的腰,湿漉漉的眼神看着马母,“阿姨,再次对不起,我把你儿子带坏了。除了让我离开他,别的什么我都可以答应您——”
   
“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呢?”马母一脸冷漠,“你一没钱二没权,除了马龙,你还有什么可让我惦记的呢?”
     
“妈!”这下马影帝是真的急了,连忙把脸色突然煞白的小傻子搂入了自己怀里,并扶到了沙发上,“你这又是何必呢?继科儿是啥样的人——”
    
“我有心有眼,我可以自己判断。”马母依然不为所动,“张继科,你若真爱我家马龙,又怎么会忍心让他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阿姨,真的对不起。”小黑狗从影帝怀里挣脱出来,眼看着又要跪下去,却又马龙死死搂在了怀里,一张小脸不知是疼的还是其他原因,完全看不到一丝血色,“但我还是想问您一句,您确定没有我,马龙就会真的开心快乐吗?”
   
“这些话,我在电视剧里看的太多了,你不觉得,拿这句话来堵我的嘴,过于没有诚意了吗?”
    
“阿姨,这就是我的诚意。”湿漉漉的桃花眼怔怔地望着对面的马母,“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我的心里话。”
    
“妈,你今天过来,是诚心给继科儿难堪的吗?”
    
“心疼了?”马母挑眉。
    
“你——”
    
“张继科,只要你今天跪在这里跪足十二个小时,我就答应你和马龙的事。”
    
“不行!”马影帝爆发了,“要跪我来跪!妈你明知道继科儿有腰伤——”
    
“马龙!”小黑狗喝住了他,“我也是个男人,不需要你事事都维护我,这件事,阿姨怎么开心怎么来。”说完,又是跪了下去。
     
马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黑狗,目光深邃且复杂。然后,她笑了。
   
“赶快起来吧孩子。别怪我,我需要下一剂猛药,才能在最短时间里判断你的为人。虽然我还是接受不了两个男人在一起,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够开心幸福,所以,原谅阿姨刚才的不讲人情吧。”
    
小黑狗懵了。
    
“好了。”一旁的马影帝适时地把小黑狗重新搂回了怀里,“妈,客房在哪你也清楚,自己过去铺一下吧,我留下来安抚一下继科儿。”
     
“也好。不过马龙,我看的出来,继科是个老实孩子,论心思压根比不上你,你可别对不起人家。”
    
而直到马母的身影消失在了客房门后,小黑狗还处于一种半迷糊的状态,看的马影帝心里痒痒的,又有些心疼,“还没反应过来呢?我妈刚才就是试探你呢,她不是不讲清理的人。结果很显然,你让她很满意,所以这一关咱俩算是过了。”
     
“你提前就知道了?”小黑狗迅速抓住了重点。
    
“怎么可能,只是我猜到了。”马影帝叹了一口气,“膝盖疼不疼?”
    
“不疼。”
   
“腰呢?”
   
“还扛得住。”小黑狗继续机械似地回答道。
    
马影帝又叹了一口气,双手捧住了小黑狗的小脸,让二人四目相对。小黑狗的眼神里还带着迷茫,很明显,他还没从刚才的节奏中缓过来。
    
“你说你呀,骨头这么硬,肉却这么甜,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有多让人心疼,又有多可口。”
  
(第二十三章   完)
    
   

如果爱(龙獒)

心疼继科儿:

(十)
陈医生是许昕帮找的海龟博士,自己开了间咨询室,摆了一柜子的证书,还都是英文。张继科在他这里做康复已经一个多月了,每次都是马龙带着来再接着走。这一个多月,张继科的变化很大,恢复神速,好像开启了某个开关,除了记忆缺失,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人的状态,包括心理和生理。
别问为什么生理部分他也知道,作为走后门的患者,在张继科某个清晨起床看到小继科儿肿成棒槌的时候,陈医生就被从睡梦中震醒了,深刻体会到“医者父母心”的含义,简直是又当爹又当妈。
由此感受的还有马龙先生,自从张继科回复以后,整个人的精力就像用不完一样。这段时间,没有了高强度的训练,每天睡眠充足不说,还有马龙的全方位调养计划跟着,张继科的身体状态比刚退役那会儿好了不知道多少,折腾起来也是更加得心应手了。
先是非要自己回青岛看爸妈,说什么也不许马龙跟着,害得马龙担惊受怕了三天,就怕他途中受到什么刺激再复发。好不容易平平安安回来了,又非要开公司。联系了一大帮朋友,每天早出晚归的。十次有八次都是一身酒气。
马龙再次给喝得满脸通红的张继科搬回卧室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小媳妇。把他那双铮亮的皮鞋脱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肯再给他脱衣服擦身了。
“你给我起来,自己洗澡去!”
“嗯~不,好困”
“别给我来这套,困你不早点儿回来。以后再这样就别回来了,爱住哪儿住哪儿去!”
这段时间,马龙憋闷的不行,心里有股气,还不知道如何宣泄,这会儿一下子全出来了,语气自然不太好。本想着趁人醉了,抱怨抱怨就完了,却万万没想到,张继科突然诈尸一样从床上坐起来了,表情异常平静,如果不是走向浴室的脚步有些摇摆,完全看不出是醉了的,“嗯,知道了”
马龙的心咯噔一下就凉了,这是……生气了吗?他刚刚的语气是不是太重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段时间他总觉得张继科不对。明明每天都在一起,明明每次治疗他都跟着,可他就是感觉到张继科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看不到的情况下发生了变化。马龙痴痴的看着浴室的门,他能清楚的听见水流冲在他身上的声音,却看不见他的表情。就像他心里感觉的那样,好近,又好远……
因为张继科回复后自己有了很多安排和计划,张家父母带安排的相亲推后了两个月。而且在张继科的要求下,张家父母也没有跟来,姑娘自己来的。
不是马龙敏感,那天之后,张继科对他真的疏远了。每天说的话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吃了吗”“吃什么”“晚上回来晚”“晚上不回来了”。
马龙想,他只不过抱怨了两句,至于吗?可是马龙不敢这么问,他欠他的太多了。

为了帮助张继科恢复,陈医生让张家父母寄来了张继科从小到大所有的日记。马龙负责接收的,里面生活日记训练日记混在一起,一共三十多本。陈医生自然没那个时间挨个筛选有用信息,人家是按分钟收费的。马龙便担任起了这个“秘书”工作。他用5天的时间看完了张继科这三十年的全部,就像将灵魂注入到了那个无比熟悉的躯壳里,从岁月的长河中重新走了一遍,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风景重新回到眼前,跟他记忆里的那么不同。
原来他那么早就走进了那个人的生命,三十多本日记,二十本都有他的名字。他看着自己从他心目中的对手,变成佩服的队友,变成朋友,变成惦记的人。原来他离开国家队那些年最放不下的是自己,原来自己曾是他回来的动力。原来从那个时候起,那个人就意识到了这份他今天才看清的感情。原来他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为他分过手了,原来这些他孤单的背影里都怀着对自己的等待。原来那个飞扬跋扈的人曾那么小心翼翼的隐藏一份感情,原来那个总是追随自己的目光里有那么多情意。原来他记忆里那个模棱两可的片段真的发生过,还被他欣喜若狂的记在日记里。他跟着那些年的他一起体会每次不经意碰触带来的心跳,每次不具名等待之后的失落。
原来那天他告诉他自己有女朋友时他快速的转身不是敷衍,而是为了掩盖一脸的心碎。在他不知道的夜里,他买过醉,受过伤,流过血,又在他看得见的白天陪他一起训练,吃饭,聊天。

马龙也曾想安慰自己这都不是他的错,是那个人爱了不该爱的人,满纸的悲伤都是他自作自受的荒唐。可是每每愤愤然想要合上日记的时候,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没那么无辜。他早知道的,在他找女朋友前就知道的,他是个懦夫,为了逃避这份感情而去跟别人恋爱,却又放不下他对自己的欢喜。他贪婪又怯懦,霸占着他心里的位置却不想给他任何答案。他的每一道伤疤都是他挥刀砍下的。

马龙还坐在客厅里失身,精心打扮后的张继科走了出来。
“晚上有事儿,太晚的话就不回来了。”
马龙愣愣的看着他,他在想,那双眼睛是不是早就看穿了他的把戏,他那么卑鄙,真的值得他曾经的那份爱吗?
“会很晚吗?”
张继科看出他神色异常,也迟疑了一下才答到“上次我爸说的那个姑娘过来了,一会儿去接她,再一起吃个饭。晚上嘛,哈哈,看情况吧。”张继科冲他挑了个眉,暗示不能更明显。看着他甩着钥匙出门,门关了还能听见欢快的口哨声。
他很开心,他没有烦恼,他跟那些日记里阴郁而绝望的影子没有半点关系。
马龙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里的保险箱,里面五个笔记本静静的躺着。写满了他那些年求而不得的爱情,低到尘埃里的陪伴。他自私的把这些留下了。张继科没有恢复记忆,关于过去的认知全部来自周围的亲人朋友,和心理医生在他被催眠的过程中给他念过的日记选段。没有那段爱情的一点痕迹。

马龙在自己的房间里坐了一夜,11点了,还没回来,也许姑娘的飞机晚点了,他们吃的是夜宵。12点了,没有回来,也许他们找提供夜宵的饭店找了很久。1点了,没有回来,也许姑娘的酒店定的比较远。2点了,没有回来,也许姑娘找不到酒店。3点了,没有回来,也许已经在路上了。4点了,没有回来,也许就快到了。5点了,天快亮了,也许不会回来了……

马龙把自己放倒在床上,紧握着手机的手终于松开来,他觉得好累,眼皮好重,可是心跳的好快,睡不着也醒不了。卧室的门开着,客厅空空荡荡的,不敢看,不想看……

张继科再回来是第二天晚上9:26。马龙看了眼这个数字,又把屏幕按灭。
“还顺利吗?”
“嗯,聊得不错,有戏。”
“昨天……”
等了很久,张继科也没有听到他要说什么,“嗯?”
“昨天……你们……一起的?”
张继科坏笑着坐在他旁边,看着他的眼睛,一脸戏谑“你想说啥?”
“没啥”马龙别扭的甩开他,从另一边绕去了厨房。
“看你这样,跟受气小媳妇似的,想问啥就问呗。”张继科追到厨房,抢过他给自己倒的牛奶,在马龙的白眼下接着自顾自的说“她飞机晚点,晚饭变夜宵,到酒店都两点多了,你不是说太晚就别回来嘛,我就在那儿睡了。”
马龙突然抬头,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的眼神,让张继科莫名的慌了下神,随后又神在在的比了个二“俩房间,哥们儿正人君子!”

张继科说完趾高气昂的回了客厅,得瑟的像只公鸡。马龙在他转身的时候轻轻笑了,突然觉得有点饿。好像没吃晚饭,好像从昨晚就没吃过饭。

这件事之后,马龙觉得他和张继科的关系好像又缓和了。大概是因为后来那天他追到客厅,假装不经意的对看电视剧的某人说“浪费钱,你又不是没钥匙,跟着住什么酒店,人姑娘不知道怎么想呢。你不会是相当流氓被拒绝了吧。”
张继科前面还没什么反应,听到后面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流氓也是你逼的。”
马龙紧盯着他的眼睛,那人却又把目光移回了电视。是他多想了吗?
马龙强装镇定,“我没逼你住酒店。”
张继科后来没再说什么,也没再夜不归宿过。有时候还是会凌晨醉醺醺的回来,马龙还是会在听到按密码声的时候到门口接他,给他脱鞋、换衣服、擦脸。看着床上仿佛睡死过去的人,马龙嘴角弯了弯,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龙贩子不卖崽:

就说酷不酷!!

最后一张继科儿把帽子往后一掀 致命了


(我要搞事情了,不知道搞不搞得出来

【獒龙/昕博】缘(上)

Defunct`: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设定:
警察科   总裁龙
医生昕   警察博


相遇即缘起,究竟会因缘而纠缠一生还是缘起缘灭到头一场空?


————


天空晴朗,风和日丽,适宜出游。


一辆车子在山间疾驰,驾驶座上的马龙修长的手指轻扣着方向盘,嘴角勾勒出一个微微弧度整个人显出轻松愉悦的样子。


铃声响起,马龙轻蹙眉“小刘,怎么了?”


“龙仔,是我啊”对面陈玘爽朗的笑声透过话筒清晰的传过来。


马龙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笑道“是玘哥啊你怎么用小刘的电话”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那电话打不通我用得着让小刘打给你吗?”


“不好意思啦,玘哥你是知道的一年中好不容易有段时间空闲所以就…”


“得了你我还不清楚吗,你先歇一阵子等你清闲够了出来聚一聚。”


“行,我开车呢不聊了。”


“什么?!谁让你开车的快把电话挂了专心开车”


马龙无奈:“玘哥我知道啦挂了啊见面聊”


“行行行,小心点啊开车。”


“啧我开车技术其实不错的”马龙看了看要到达的目的地满意的点点头。


“嘎吱——”一声,马龙由于惯性一个前倾差点撞到头,马龙拧了拧眉解开安全带下车。


就见前面的道路上横躺着一个人,身上多处擦伤腹部中弹,马龙低身探了探此人的气息,活的。


马龙看了看不远的别墅再看看地上的男的撇嘴“算你走运”一把扛起了人丢进车子驶向别墅。


————
马龙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脱掉外套挽起袖子打电话给自家师弟“喂,大昕,你来别墅这边我这有个病人”


“师兄啊,我这刚好也有一病人没法过去那边。”许昕略显无奈的声音传来。


马龙皱眉“这样啊,那我找别人,挂了。”


许昕挂掉电话,抱起沙发上脸色苍白血迹连连的人。


就在马龙再次准备打电话时,一道沙哑的嗓音响起“别打。”


张继科强撑着手臂坐了起来,马龙挑眉“不找医生你这子弹我可拿不出来。”


“给我刀,火,针线,毛巾,镊子…”


马龙饶有趣味的问道“你要自己拔子弹?”


张继科点头,得到回复的马龙爽快地将东西一并准备好。


张继科看了看托盘里的东西,拿起一把小刀示意马龙“火。”


马龙从容不迫的将酒精灯点燃放在桌边,张继科将刀来回在火上烤消毒,然后将毛巾塞进嘴里强忍着疼痛用刀割开中弹的血肉,用镊子将子弹壳夹出丢在托盘上。


做完一系列动作的张继科满头大汗,他取下嘴里的毛巾眼睛瞥向一旁冷静旁观的马龙“你来缝合'。”


看了看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某人马龙挑眉点头“行。”


“谢谢。”


马龙拿过针线低头仔细的缝合,看了看手紧紧攥住床单仍紧咬牙关不出声的人好心建议“疼就喊出来,这里也没有别人。”


张继科看着面前的人咬紧牙关“不用。”


马龙手下一用劲,“嘶——”张继科一皱眉,马龙淡笑“好了。”


————
许昕有些无奈的看着昏睡着扔紧紧拽着自己手臂不放的人。


“师兄……师…”方博猛的惊醒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许昕上前扶住他摇晃的身子“小心点,毛毛躁躁的刚包扎好伤口小心崩开。”


经许昕一提醒方博才惊觉自己手臂上传来的疼痛,抬头望向许昕“是你救了我?”


许昕耸肩“也可以这么说,你晕倒在我家路边的大树旁了”


方博点点头“谢谢你。”


“不用,医生嘛救人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这手臂的伤一看就是枪伤是怎么回事?”许昕观察着方博的神色边问道。


方博抿唇低下了头,许昕见状善解人意的笑笑“没事,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谢谢。”方博低垂着头小声道。


许昕看着乖乖的方博低垂着头凌乱的发旋没忍住揉了揉“饿了吗?吃点东西吧?”


“嗯。”


————
“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别墅附近”马龙坐在窗边泡着茶看向床上躺着的人问道。


“你的别墅?”


马龙眯着眼轻啜了一口清茶“对,这是我秘密购置的别墅没有几人知道,每一年我都会切断跟外界的联系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待几天。你的突然出现总该令人生疑。”


“巧合罢了,伤好了我立马就走,不会打扰到你的。”


“呵,你现在已经打扰到我了。”马龙将茶杯缓缓放下。


张继科皱眉“那你想怎样?”


“你先说你是谁?”马龙看了看默不作声的人好脾气的换了个问题“行,你可以不说你是谁,你说说你是怎么受伤的。”


“被人追捕受伤的。”张继科淡淡道。


“你叫什么名字?职业?”


“张继科,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张继科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有意思,你可以在这住下直到你伤好为止,不过得有前提条件”马龙起身扭开门把突然开口。


张继科闻言缓缓张开双眼“什么?”


“我这个人呢喜欢清净不希望有太多人在我休假期间出现既然你要住在这里那么在你的伤口好转以后这里的所有卫生你包了还有一日三餐。”


“可以”,话音刚落门便被合上。


张继科强撑着眼皮思量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难忍疲惫的睡了过去。


——
“大昕,你忙完过后还是来我别墅一趟,带上药箱。”


“好。”许昕挂掉电话,收起手机。


方博这会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红烧排骨。


“许昕,我要那个!”方博用没受伤的手指戳戳许昕。


许昕好笑的看方博一副贪吃样摇摇头“不行,你伤还没好呢不能吃油腻的,来把这粥喝了张口。”


方博委屈的偏头“我想吃肉!!”


“乖,喝粥,等你伤好了我请你吃烤肉去”许昕哄道。


看了看许昕温和的神情方博有些不好意思边在心里唾弃自己人家救了你你怎么还好意思要求这要求那的给你挑剔的!


“我…我…还是自己来吧”方博结巴道伸手想拿过碗。


被许昕挡住“得了吧伤口再崩开了忙的可是我,坐下我喂你,吃完我还得出去一趟呢抓紧时间”


方博瘪瘪嘴乖乖坐下“行吧。”


……


“行了,你要是不困的话就坐这看电视等我回来给你洗澡我有事出去一趟。”许昕边套上外套边叮嘱道。


“洗…洗澡?不…不…不用了吧”方博一脸受到惊吓。


“你怕什么都是男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再说了不是你手伤了吗你自己也没法洗,行了你注意点别让伤口加重我马上回来。”许昕撂下这堆话拿上车钥匙便出门了。


留下目瞪口呆的方博看着眼前的动漫片。


————
“怎么回事谁受伤了师兄?”许昕进门就问。


马龙指了指房间“你进去看看吧,估计这回睡了别吵醒了”


许昕点头“行!”


一会儿,许昕出来就看到马龙在准备钓鱼的工具“怎么?明天要去钓鱼?”


马龙点头“怎么样”


许昕耸耸肩坐到沙发上“处理的很好啊,我给他上了点药,这些药你等他醒了让他按时吃”边将药放在茶几上。


马龙点头边抬了抬下巴示意许昕可以走了。


许昕推了推眼睛坏笑道“我一看那针线的缝合角度就知道是你缝的,我真是难以想象师兄你还有亲手帮人缝合伤口的时候,你不是讨厌跟任何陌生人发生肢体接触吗?”


马龙闲闲的斜睨了许昕一眼“你是不是最近闲的慌?没事做?”


许昕连连摆手“我忙的很,走了。”


“把门带上关好。”


“okok,不过你真的要留里面那人在别墅啊?你不是喜净才特意跑到这来的吗?”


“我只是想着有个免费的劳动力也不错。”马龙缓缓笑道。


许昕耸耸肩,挥手:“回见。”


————
一放假就脑洞太多,又是突然的脑洞,本来想一发完的结果写不完算了想到什么写什么吧】


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